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 > 第六百二十一章.东北人爱吃那酸菜血肠

第六百二十一章.东北人爱吃那酸菜血肠

目录

    这几个月来,赵军下捉脚抓了好几只狍子,也使烟熏、网罩抓过小松鼠。

    但狍子和松鼠都算不得勐兽,像野猪、黑熊这样的勐兽,可不是一般人敢照量要抓活的。

    赵军重生这一年来,只见过两次活捉勐兽的名场面。

    第一次是邢智勇和李虎,二人合力欲擒小黑熊,结果落得一伤、一重伤。

    第二次是李宝玉要生擒野猪,结果让野猪连撅了几个跟头。

    今天,又有一人提议要抓活的,他就是张援民。

    见赵军看着自己而不说话,张援民忙回身往上,抬手指着那被狗帮摁在地上的野猪,对赵军说:“兄弟,你看,这不跟咱们抓年猪一样么?”

    “唉呀!”听张援民此言,赵军却是一怔,心道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在杀年猪的时候,一般先往猪脑袋上套个袋子。然后众人合力将其撂倒,再拿绳子捆绑住猪的四个蹄子。

    而现在狗帮摁着野猪,,就相当于人制住了猪,下一步只需要拿绳拴猪蹄子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!”见赵军还是不说话,张援民忙道:“咱俩给它抬回去,放血灌血肠吃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赵军闻言,也忍不住舔了下嘴唇。东北人,哪怕是二十年后,也抵挡不住酸菜、血肠的诱惑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一年来,赵军没少打野猪。就灭猪神一那战,他就带着张援民、李宝玉磕下来七十多头野猪。

    可就这,赵军却一次血肠都没吃到。

    灌血肠,得在杀猪的时候,接热乎的猪血。然后和以肉汤、左料,再灌入清洗好的猪肠子里。

    且不说赵军打着野猪都在山上开膛,单就那些猪肠子,他也都喂狗了啊。

    “兄弟!你是不是也馋了?”张援民冲着赵军一笑,然后问道:“咱们把猪抬回去,再喂狗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行!”赵军应和了一句,然后他低头看着张援民,说:“大哥,你别说哈。”

    “咋的啦?”张援民很配合地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赵军笑道:“你最近出的主意都挺贴铺衬。”

    赵军这话真是发自肺腑的,最近的张援民,当真是挺靠谱的。无论是在永兴大队时,献计乘车猎黑熊。还是回来以后,提议使羊吊猞猁。这些主意不但奏效,关键是没坑人呐!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赵军此言一出,张援民很是开心,一脸喜色地看着赵军,说道:“兄弟,你可算是夸大哥一句。”

    赵军点了一下头,伸手从挎兜子里往出拽绳子。而张援民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这绳子本就是为了拽猎物准备的,此时正好用来捆猪蹄子。

    张援民接过一根绳子,看着赵军说道:“兄弟,我馋杀猪菜都有半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啧。”赵军皱眉道:“现在我家酸菜没足月呢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酸菜没事儿。”张援民笑道:“陈大赖家酸菜腌的早,我一会儿去管他要两棵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。”赵军也笑着说:“咱不白要,给他整个猪腿过去。”

    哥俩商量好了,便各拿着一根绳子,都使双手握着绳两头,快步往坡上头走去。

    眼看着赵军终于来了,黑虎撒欢儿一样围着战团乱跑,猎狗们拿眼睛瞟到赵军过来,都忍不住又加了一把劲儿。

    它们相信赵军,知道赵军一来,自己马上就能吃着肉了。

    可它们不知道的是,今天这顿猪肉,怕是一时吃不进嘴了。

    在距离野猪还有两三米的时候,赵军一把拽住了张援民,张援民一愣,转头看向赵军问道:“兄弟,咋啦?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赵军盯着张援民,严肃地说:“可得加小心啊,这跟家里养那猪还不一样呢。要让它踹一下子,可是够呛啊!”

    赵军说这话,没有一丝一毫的夸张。往日屯里抓猪,得有几个壮实人合力把猪撂倒,然后有人扑倒在猪身上压着,这边才能捆上蹄子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要是被猪蹄子蹬上一下,怕是得疼上两天。

    而这野猪的战斗力,可远非家猪能比。这一蹄子揣实了,说把腿棒子揣折可能有些夸张,但揣个骨裂绝对是稳的。

    张援民知道赵军是怕自己有事,但他下意识地道:“兄弟放心吧,你就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张援民的话还没说完,肩膀头子上就挨了赵军一下。

    张援民一愣神之际,就听赵军道:“大哥,不许瞎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张援民都懵了,看着赵军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兄弟,大哥哪儿说的不对了?”

    赵军见他不明白,便给张援民解释说:“大哥,你每次一说‘你就看我的吧’,就准保出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嗨呀!”张援民一听就笑了,他对赵军道:“兄弟,你可别闹了,哪有这说道啊?大哥搁屯子住这么多年了,抓这个那手拿把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张援民话还没说完,又挨了赵军一下。

    在打断了张援民的话以后,赵军对张援民道:“这话也不能说!”

    张援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按照赵军的指挥,以野猪头的朝向为准,他从野猪左边开始下手,而张援民则去到野猪右边。

    此时这头野猪,被十一条狗咬着,但却属于前重后轻。

    大胖咬着猪嘴,白龙、花猫挂着两只猪耳,青龙咬着野猪脖子,三胖、二黑分别咬着左右哈拉巴,大黄、花狼咬着前大腿。

    十一条狗里,有八条都奔着前面使劲。后面只有小熊、小花,它们咬着野猪两条后大腿,而黑龙咬着野猪屁股。

    之前野猪挣扎,就是不断地撑起后腿,但它每次起身,黑龙下口都挺狠,咬的野猪叫天天不应、叫地地不灵。

    这时,赵军和张援民要想把野猪捆住,为了安全起见,必须先捆两只后蹄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小心点儿!”赵军冲张援民喊了一声,张援民也答应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然后他俩一左一右,使绳子一头系在野猪蹄子往上一点的部位。

    拴好了后蹄子,再拴蹄子。比起后面,前蹄子可就好系多了。

    有那么多狗拽着,野猪前半身想使劲都不成。很快,野猪四蹄就被赵军、张援民绑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此时的野猪,叫得撕心裂肺。赵军又分出根细绳,小心翼翼地把野猪嘴给缠住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野猪几次试图来咬赵军,却都被他灵活地躲过。

    那边的张援民也没闲着,他在附近砍了一水曲柳,打枝削成棍,往四个猪蹄子之间一穿。赵军扛一头,张援民扛另一头,二人往家走,狗帮则紧紧地跟在周围。

    不跟不行,馋啊!

    往常赵军打着猎物以后,第一件事就是开膛喂狗,这帮狗也都习惯了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,赵军没喂它们,而是把肉都带走了。

    赵军、张援民翻山过岗,一路往回走。这一路上的路全是山路,正常人不担东西走还费劲呢,就别说赵军、张援民抬着一头将近二百斤的猪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有时候实在走不动了,赵军、张援民就把野猪放下,使绳子往前拽两步。

    多亏出来的早,多亏没远走。可就这,赵军和张援民也走了将近三小时。

    其实走到半道,赵军和张援民就后悔了,但为了酸菜烩血肠,俩人决定忍了。

    关键也是都折腾到这儿了,现在放弃的话,那之前的努力不都白费了么?之前的辛苦不都白吃了么?

    一想到此处,赵军、张援民便咬牙坚持着,直等到能看见屯子口的时候,正在休息的赵军才对张援民摆手道:“大哥啊,咱们再以后要是没有车,可不干这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张援民连连点头答应,他抬胳膊使袖子擦着汗,说道:“咱解臣兄弟要在这儿,那可就妥了!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张援民的目光无意间落在了那野猪身上。他微微一愣,随即对赵军说:“兄弟,你说咱抓几头猪,回来养上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那也没有抓这么大的呀。”赵军笑道:“人家都赶开春的时候,上山抓花了棒子回来养,这都这么大了,养它你拿啥喂呀?”

    张援民听了赵军的话,便点点头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二人歇的也差不多了,一起动身合力把野猪扛起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动身,散落在周围的猎狗也都纷纷起身。要平时,不等走到眼下这个地方,狗就都往家跑了。

    可今天,赵军没给它们吃肉,这些狗就寸步不离地跟着野猪。

    当赵军、张援民抬着野猪进到屯子里的时候,已经都过下午一点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屯子里还真没多少人,但赵军也紧忙招呼张援民快走。

    在经过张援民家门前的时候,赵军本想招呼杨玉凤,一起到自己家帮着备点菜,可却见张援民家院门关着。

    张援民冲赵军一笑道:“兄弟,你嫂子八成是看老江太太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赵军点头道:“那备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继续抬着野猪往赵军家走。而此时赵军带着张援民和猎狗,活捉一头野猪的事迹,已经在永安屯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当赵军、张援民抬着野猪进到自家院子里时,王美兰出来看了一眼,就愣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等回过神来,王美兰便欣喜地对赵军说:“儿子,这又来发财的道儿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在赵军惊讶的时候,王美兰上前伸手拍了拍野猪的屁股蛋,然后说:“儿子,以后再碰见野猪,就这么往回抓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拉倒,妈。”赵军笑道:“今天是猪小,要再大点儿的话,我跟张大哥还真够呛能整住它。”

    王美兰闻言,忙一把拽过赵军,上下打量道:“没受伤吧?”

    见赵军无事,王美兰又看了眼张援民,见他们都没事儿,王美兰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【, 】

   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