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愿无争 >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一切终了

第三百三十九章 一切终了

目录

    祭品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错愕中,他的身躯慢慢地消融而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蓝子枫惊讶道。

    梅朴道:“他就是个祭品,他的身体蚕食了多少婴孩精血,正好为这股邪气做了点心。”

    不过片刻,那晶莹通透的宝石边上缠绕的黑气变得更加凝重。

    唐正突然纵身一跃,伸手想要去抓拿那枚巨大的宝石。

    可不曾想,宝石上如同通了电一般,唐正一碰,便电了回来。

    宝石边上的黑气突然翻涌起来,灌入唐正的七窍。

    “糟了。”梅朴暗叫不好。

    却只见唐正如获新生,脸上身上的皮肤一层一层地脱落下来,而且越来越年轻,如同返老返童一般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警戒起来,包括阴月教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这地宫中暗藏的力量?这也太可怕了吧?”蓝子枫惊讶道。

    梅朴道:“不是,这不是,这股邪气是守护那宝石里的东西的,它要借唐正的手来除掉这地宫中的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蓝子枫顿时把眼睛瞪得极大,他又突然灵机一动,见唐正此刻被黑气控制,动弹不得,叫了一声:“趁你病,要你命。”

    说罢,纵身一跃,长剑直击唐正的要害。

    “不要...”无争急忙喊道。

    却见蓝子枫的剑还未到,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弹出。

    陈永安连忙放下王妃,冲了上去,叫道:“义父...”

    王妃顺势一掌打倒边上的阴月教弟子,拉着王爷就往无争边上跑去。

    无争见状,飞身而起,杀死后面追击的阴月教弟子,将他们救下。

    唐正一脸的黑气,从上落下,看着陈永安,却仿佛不认识,激动道:“你们都得死,死在这里...哈哈哈...”

    说罢,一掌打向陈永安,他没有防备,顿时飞了出去,落到墙角。

    唐正突然狂性大发,将近身几个自己的弟子全数打死。

    沐川一见,便出拳相向,但不过几招,便也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无争连忙推着王爷和王妃,要让他们出去,却让唐正缠上。

    初始两人势均力敌,整个地宫被他们两个震得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梅朴跟霜月公主连忙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无争越发不支,身上的力量仿佛受到什么影响,横冲直撞,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在慌乱之中,被唐正一掌打飞出去。

    王妃一惊,连忙将他接下来,放到地上。

    无争痛苦道:“娘,今日,怕是孩儿的大限之日,可,我放不下你啊,一切会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王妃只是落泪,却不知如何回复。

    无争的败落,梅朴跟霜月宫主顿感不支,亦很多便被打飞出去。

    唐正飞身到那宝石边上,用力叩击,它却纹丝不动,但霎时间地宫开始晃动,如同要塌了一般。

    无争道:“所有人快出去,娘,你快走...”

    无争奋力想要推开王妃,却半点劲使不上。

    唐正见无争喊话,顿时从上飞下,凌厉的掌风直击无争而来。

    当是时,王妃突然跳出,挡在无争面前,受了唐正那重力的一击,如同断线的纸鸢,瘫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娘。”无争歇斯底里地喊道。

    王爷想要过来,却被无争一掌推到地宫门口。

    他喊道:“子枫,带我父王走,走啊...”

    “宗主...”蓝子枫亦不想去,可见王爷又要跑过去,连忙将他打晕。

    梅朴连忙拉着霜月宫主,还有几个女孩,对蓝子枫道:“走...快走,地宫要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啊。”无争怒吼道。

    蓝子枫不再坚持,扛起王爷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唐正想要阻止,却被无争用身子撞飞出去。

    地宫中活着的人,连忙都趁机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无争经此撞击,已然无力再支撑,慢慢地走到王妃的边上。

    王妃用微弱地声音道:“娘,先走了,走了...”

    她慢慢地将眼睛闭上,却再我没有睁开。

    霎时间,无争的身躯发生巨变,变得更加高大,双目变成了红色,头发由白又成黑色,身上冒着比起唐正更加浓重的红黑之气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是他。

    宝石碎裂,宝石中的五彩之气顺势进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唐正顿时一惊道:“你是谁,你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孽障。”无争伸手一扇,唐正顿时烟消云散。留下一股黑气。

    无争道:“难怪你会不认得我,吸食了如此之多的婴灵冤鬼。”

    他又一伸手,将那股黑气吸到掌中,将那黑气飞速的旋转。

    很快,黑色前去,成了一股清灵之气。

    他将这股下放下,很快就变成一只白兔,这兔子很快又幻化成一个俊美的男子。

    无争道:“你把你的妹妹们找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,化成一道清烟消失在无争眼前。

    无争慢慢地走到王妃的边上,柔声道:“母亲,我回来,终于可以再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将王妃轻轻地扶起来,轻轻地吹了一口气,她便醒来了。

    “争儿。”王妃已然不是王妃,但又是她,她起身一变,却成了妙龄之女。

    无争道:“一千年,我终于等到你了,以后我再也不胡闹,不让你为我受苦,我们回魔神大殿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妃微笑道,轻轻地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痕道,“我似乎哭过。”

    她回头看去,却见一对死去的母子。

    是他们的肉身,赵羽和南宫静柔。

    前尘往事,无争与王妃已然忘记,却看到相互依靠两人,她柔声道:“争儿?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无争摇摇头,无奈道:“我们的尘缘已尽,这是母子在人世间最后一世的肉身,至于发生什么,也与我们不再有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伸手一挥,南宫静柔跟赵羽的便消失而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们的肉身送哪儿去了?”王妃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他们该去的地方,平雁山庄。”无争道,“尘世之事,就由尘世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可我总觉得还有什么没有放下。”

    无争道:“算了,一切都结束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无争拉着王妃飞升而起,顶破地宫,霎时间,地宫坍塌。

    地宫之外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天空之中,电闪雷鸣,在地宫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。

    从洞中飞出一只巨大的鲲鹏。

    白柔看着鲲鹏,微笑道:“他又回来了,走,找你爹爹去。”

    说罢,母女化身为龙,直奔鲲鹏而去。

    王爷看着这一副景象,无奈道:“他们母子到底还是走了,走了...”

    他顿时颓然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所有人亦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平雁山庄。

    王爷已经不知道坐在观景台多少时日了,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在正中桌上,他为王妃母子还有小雨书影立了牌位。

    王爷归来,小雨她们亦不在了,他知道她们的归处。

    整日默默地看着他们,似乎只有这样,才能离它们近点。

    这一日。

    赵雪匆忙而来,柔声道:“父王,包大人求见。”

    王爷沉默了许久,柔声道:“让他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雪这才下去。

    包拯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未等包拯行礼,王爷便柔声道:“这里风景不错吧,她们母子最喜欢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包拯回道。

    王爷道:“你是为赵庆的事来的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包拯道:“案子已经全数结清,我已上奏皇上,襄平郡王如何处置,皇上让我问您的意思?”

    王爷无奈道:“他勾结唐正,这多年来杀害那么多官员,无辜百姓,还想谋逆,我有心,也救不了,你自己抉择吧,康王呢?”

    “康王在邓容离开之后,便悬梁自尽了。”包拯回道。

    “一失足成千古恨啊。”王爷无奈道。

    包拯道:“只是皇上为邓宁平反了,欲要加封她们为郡主,但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她们了。”

    王爷道:“不用找了,她们去了属于她们的地方,其他的就不用给我汇报了,你自行处置吧,我心情不佳,没事就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包拯连忙施礼退下。

    王爷对这灵牌,柔声道:“知道吗?一切都结束了,结束了呢,可你们在哪儿?”

    他痛哭流涕,悲伤地伏在桌上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。

    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想起。

    “你拜祭的是谁啊?”

    王爷回头一看。

    他惊讶道:“静柔?你回来,难道我是错觉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。”王妃道,“可我觉得你很熟悉,我一直觉得我有什么东西放不下,所以白柔就带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爷看到王妃身后的白柔,惊讶道:“杉儿,你也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柔微笑道,“雪儿,叫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...”雪柔娇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,真好。”王爷激动道。

    白柔道:“我跟雪儿还有尘世间的事要了结,我就不打扰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两人化为白光而去。

    王妃见她们离去,便伸出手,为王爷擦拭眼泪,柔声道:“你是为我哭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