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财阀小千金:老公,我吃定你了 > 第849章 肉橙子的呼呼

第849章 肉橙子的呼呼

目录

    送武心怡回了她家门口,阿布再三叮嘱,“晚上我过来找你啊,真过来,你别睡啊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走吧,马上迟到了。”武心怡都忍不住催促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咱姐面子大,迟到他们也不敢说啥。”

    后排穆乐乐锤了一圈驾驶座后椅,“当你姐面子不要钱是吧?”

    阿布开心的这才驱车离开。

    晚上,他确实没喝酒。

    助理跟着老板,他就是开车的份儿。

    穆乐乐也是因为分厂的事,和供货商吃饭,商谈她需要的货量。

    饭局结束,他一路油门,把后排的穆乐乐晃的都反胃了,“阿布,我警告你,再这么不稳,我让你俩黄了。”

    阿布这才慢下来。

    穆乐乐一下车,跑入自家庄园,直冲卫生间去呕吐。

    小肉橙都看傻了,小家伙后边追着妈妈过去,“妈妈?”他担心的轻轻喊了声。

    “承承,你先出去,妈妈吐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肉橙不出去,不一会儿沐沐也进去了,“妈妈,你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妈没事,你们哥俩先出去,妈吃多了。乖,带着弟弟出门。”

    哥俩都没走。

    沐沐还给穆乐乐拿了瓶水,小肉橙见了,他把自己奶粉拿过去让妈妈喝。

    穆乐乐看了感动,"……俩傻孩子。"

    出去后,小肉橙都不让妈妈抱了,他担心的眼睛一直看着妈妈的脸,“妈妈,痛~”

    “妈不疼,就是你舅开车不稳,让妈反胃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~”

    “好好,你来给妈妈呼呼。”穆乐乐蹲下身子,让二儿子对着自己小脸吐了一会儿口水,她才忍着起身。擦了脸上的口水,“这小子是不是不知道呼呼和吐口水的区别啊?”

    开车急迫的阿布,直接到了武家门口。

    他给武心怡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醉了没?”

    “滴酒未沾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武心怡看了眼楼下的父母,“好,等我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她出门。

    武夫人问:“心怡,这么晚了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阿布在门口等我。”

    武董开口,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武心怡:“不了,我们出去说。”

    武董是得知女儿突然回来,无论如何也要回家看看女儿的。

    确实瘦了,他内心充满愧疚,自己毁了女儿的幸福快乐。

    她强硬的出门了。

    坐在阿布的副驾驶,车辆直接驶远。

    到了熟悉的地方,那里武心怡以前总跑出来。

    停下车,阿布直接侧身,抱住了武心怡,“再亲我一口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武心怡打他后背上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亲我,我亲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阿布直接亲在武心怡的侧脸颊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阿布笑起来,“刚见你的时候就想抱你,怕你脸皮薄。”

    刚说亲她的时候想吻唇瓣,又怕太冒犯。

    武心怡:“下车,别抱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车上下去,“武董在家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好像知道我在追你了。”

    武心怡:“你追我了?”

    阿布:“你不知道我喜欢你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泡我,我不知道你在追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,怎么没追你,我……”阿布突然失言。

    对啊,他追女孩子,花没送,礼物没带,就吃了几顿饭,去看了看她,聊了聊天,这好像,确实像泡不像追。而且也没用心。

    “你说话啊。”

    阿布:“第一次遇到心动女孩,这不是不长心,都不知道流程。”

    心动女孩儿脸颊微红,“骗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翻我手机看。”

    武心怡突然又笑起来,“为什么前段时间那么多应酬?”

    “哦,这个啊,工作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找路子,怎么成为你爸女婿,怎么给你更好的物质条件让你嫁给我。”

    武心怡:“少拿我当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你肯定是理由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野心。”

    两人夜晚聊了会儿天,武夫人给女儿打电话了,毕竟知道阿布是对她家女儿有意思的,得早点让女儿回来。

    到了家门口,武董也在门口等了。

    武心怡从车上下去,阿布也忙下车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心怡进去,阿布咱俩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什么聊得!”武心怡紧盯着父亲。

    武董语气软了,“说公司的事。”

    武心怡也要去听,武夫人出门把女儿拉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妈!”

    “你爸他不是好东西,但他绝对是爱你的。”武夫人说。

    车中,武董看着盯上他女儿的小子,“听说最近和庄董他们走的很近。”

    “是有几次饭局。”

    “提防着点。”武董说的直白,“你身处的位置诱惑多,凡事想深层。”

    武董提醒的就差明说了,但看阿布,好像还没理解他意思似的。

    武董忍不住,又问:“你们都聊得什么?”

    阿布开口,“他们说武董对女婿的要求很苛刻。”

    武董看着他,眯眼。

    十分钟的聊天,武董从阿布车上下来,他没回家而是直接给自己的助理联系,“查查熊冰雪最近有没有和庄董的人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董事长?”

    “查!”

    武董回到客厅,看着母女二人都在等他。

    “你和阿布说的什么?”武心怡问。

    武夫人也想知道来着。

    武董坐在母女对面,“说了说合作的事,叮嘱他少喝点酒,别的没了。”

    武心怡才松了一口气,武夫人让女儿上楼休息,她肯定要深入问丈夫的。

    阿布父母也从老家回来了,他哼着调子回了父母家中,“小布心情不错啊,和那个女孩子相处的咋样?”

    “正准备追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还没追?”

    晚上阿布看着外卖上的鲜花,咋都觉得配不上心怡。

    他还大半夜问穆乐乐,“姐,有鲜花店推荐吗?想给心动女孩儿买花,网上的都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穆乐乐:“……猪脑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姐,你能给我退一下青姐夫的微信不?我想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穆乐乐:“你不是有青姐的微信,你自己去问。”

    半夜,青姐从丈夫怀里挣脱,她趴在床边,拿着自己的手机阿布的问,然后她轻轻拍拍身旁的丈夫,“斯辰,阿布问你追我时候买的花在哪儿买的。”

    半梦半醒的何助:“跨国,他要推微信吗?”

    阿布看着回复的内容,也对,他青姐夫是外国人,那还是找本国的熟人吧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