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魔法 > 唐安霍思思 > 第963章 返京

第963章 返京

目录

    要是黄家借势而起,成了李家第二,他们在江南所做的一切,不成了白费功夫?

    “殿下三思。此事不可!”

    唐安直白地道。

    梁乾脸一沉,还要再说,一旁的刘子奇直接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侍读而已,还没过陛下的眼呢。唐大人您也不要直接拒绝嘛。这样,一会儿本官写一道奏本,直接将此人名姓,籍贯等等都录上去。

    要是陛下同意了,那他就是殿下侍读。若是陛下不同意,殿下给他换个官做就是。何苦为这点小事跟唐大人争吵。”

    说罢,刘子奇看了一眼李海。

    李海笑道:“宁安侯带着人过来了,殿下,唐大人,二位准备一下,我和刘大人马上给你们饯行。”

    梁乾哈哈一笑:“那本宫便麻烦宁安侯了。唐安,咱们走!”

    太子答应得太爽快,顿时惹得唐安一阵火起。

    就这么走了?这跟人家撵走有什么区别啊!

    可,太子都答应了,他就是再有想法,也不得不走。

    看来只能派探子去探李海,刘子奇他们要干什么了。

    不弄明白这几人都密议了什么,唐安是不会放心的。

    太子离开时,是全套的仪仗开路,这很正常。

    没人说什么。

    唐安一路相随,由着宁安侯褚云派来的五百兵丁尾随北上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唐安顿时感觉出不对来。

    一上午,行不过十五里。

    这速度快赶上牛车了,话说要是这么个走法,他们非从秋天走到冬天才能抵京。

    唐安越想,只觉得头越痛。

    他实在坐不住马车了,直接从车里出来,找上梁乾。

    “殿下,是您下的令,让车队缓行?”

    梁乾嘿嘿一笑:“什么叫缓行?我这是正常行走啊。我一国太子,打着仪仗往北走,哪里不对?”

    唐安苦笑:“殿下,您这办法确实没狠错。可是您想过没有,当您出了渔州府北上之时,那刘子奇和李海二人必然要向京中递信的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,是不会瞒着陛下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陛下知晓殿下出发时间,他会按着正常行程算殿下抵达时间。

    殿下只管想,到了抵京时间,您却迟迟未到。您让陛下怎么想?您让皇后和七公主怎么想?您让满朝大臣怎么想?”

    梁乾顿时傻了眼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只想着能多留江南一段时间,没想到其它。那,那现在咱们得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唐安泄气道:“还怎么办?马上回京啊。最好能撵上司徒剑南,好一起回京。否则就靠这几百兵,和殿下您那一千卫队,咱们只能让尸体回京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梁乾怒道:“何人敢对本宫下手?真以为本宫的军队是吃素的!唐安,你别怕,本宫心里有数!江南的军队都是咱们的人,现在没人敢对你我下手!”

    唐安叹:“殿下只想着这些?那咱们死定了啊。

    算了,殿下您还是快点加快速度,争取三日内赶上司徒将军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唐安一脸晦气的地走了。

    此行的危险,唐安刻意没提。

    太子在江南大抄特抄,抄无数银钱。这些钱在有心人眼里,是一定会和太子一齐北上的。

    唐安的本意是稳住刘子奇和李海,等到司徒剑南将钱运回京,消息传到江南后,他们再起程。

    先头对李海也好,对刘子奇也好,他只想着哄着这伙人,拖着他们慢慢来。

    结果太子一口应下回京,他们就出发了。

    这下子唐安直接坐蜡。

    没办法,唐安只能提前给各地军营送信,一旦在沿途发现劫匪之流,或者他们北行的路上,聚起超过百人的兵马,马上出兵将人提前杀了。

    宁杀错,不放过。

    不提前方血流成河,无数的商队因为这一条命令而丧命,而说渔州府。

    刘子奇和李海吵架了。

    原因是,刘子奇想从李海手里要钱。

    再用这些钱收买宁安侯褚云手下的官兵。

    宁安侯褚云的手里的兵马,都是京中各禁军抽调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出身之杂,简直无法想像。

    不过说一千道一万,这些人争着下江南,为的就是钱。

    直接给钱,一定能收买军心。

    可是李海死活不同意,北伐军饷李海不许动,从李家那个钱库里弄来的钱,属于李海的部分,李海不给。属于上交陛下的部分,李海也不许刘子奇动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刘子奇就有些坐蜡了。

    想要收买那些前来发财的禁军,光靠他从黑山山脉分润的银子根本不够。

    还得再加上宁安侯褚云的钱,大约就够将那些兵喂饱了。

    可刘子奇怎么跟宁安侯褚云说?

    还没往回捞钱呢,就得先上交一大笔银子?

    宁安侯褚云是被利益驱动的着,才肯留在江南,帮他镇场子。

    结果他刘子奇还没给人家送钱呢,就想从人家口袋里往外掏钱,褚云非跟他翻脸不可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刘子奇便在天明前,跑去和宁安侯褚云商量,让他将一些不好管理的兵丁,直接派去给太子当保镖。

    省着他们不跟着太子回京,叫人挑理。

    这样,他手里的钱,就勉强够分给下头兵丁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说宁安侯褚云是个莽夫呢,他根本没想到刘子奇是没有银子养兵,才让他将人打发走。

    他真信了,果然挑了五百人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刘子奇就开始联络跟他关系不错的,跟文相一系关系不错的世家。

    他要玩一把大鱼吃小鱼的把戏。

    不过他手里的钱都送给宁安侯褚云安抚士卒了,刘子奇穷得叮当响,他还要跟那些世家接头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不管办什么事,都要花银子的。

    可刘子奇没钱,所以每当这厮因为钱办不成事,就在府里骂唐安,骂太子。

    结果他这边因为钱的事,各项事宜迟迟没有进展,刘子奇又要面对李海和宁安侯的催促,整个人都处在焦虑暴躁状态,一把一把的掉头发。

    唐安那边还没传来不好的消息,刘子奇自己就老了十岁不止。

    他这状态,让李海和褚云都开始怀疑这厮是不是在诓骗他们留江南了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